這是個發生在我自己身上,有點複雜且落落長的故事。我盡量將事件清楚簡化讓大家可以一目瞭然的明白整件事件的來龍去脈(因為事件發生到結束的時間將近一年而且參與人眾),並會讓各位看官與苦主們都會發出發自內心的「X(各種國罵請自行帶入)!真有夠機歪!」的吶喊。

 

整件事情的開端可以從去年四月說起。結束之前的租約之後,我與前室友E桑向本地房屋仲介承租了新的房屋,直到去年八月底我因為個人因素提前搬離該處,且將我的房間轉租給朋友介紹的A小姐(在此順便感謝A小姐當初爽快的接下我的房間以解敝人燃眉之急,也要感謝介紹A小姐給我的朋友)。接下來,E桑也在十一月左右搬離,而接替他房間的新房客就是本次事件的女主角:草莓公主(在此再度ps.:我們絕對無意詆毀喜愛草莓或是暱稱內有草莓兩字的人士,取個代號總是比較好稱呼嘛~感謝各位鄉親體諒,感恩啊~)。

 

雖然我與E桑前後搬出這棟房,但是並沒有將與仲介簽下的合約(租約一年)轉簽給頂替我們房間的兩位小姐,因此整棟房子還是在我們的名下,換言之就是合約結束之後要面對仲介的是我們,押金被扣的也是我們就是了。而當初E桑急於搬家,一時疏忽沒有與草莓公主另行簽訂合約以及收押金,想說「是原本認識的朋友嘛~大家互相幫忙是應該的,應該不會出甚麼太大的紕漏才對。」(順道一提,不管是A小姐或是草莓公主的房租或是bill都由E桑負責轉帳給仲介以及水電網路公司,單一窗口也是比較便利啦!)

 

但是我們都太相信友情!須知分家產連兄弟會鬩牆,談到錢朋友也會翻臉!在此提醒大家在處理此類情況時真的必須名言立下有約束力的存證,否則屆時要收尾真的累死人不償命。

 

接下來就是一切平安的時光飛逝,忽忽然的就到了今年四月,合約期滿要將房屋交還給仲介的日子。承租我的房間的A小姐在租約到期前幾天就已經打包完畢歸國去了,因此在我的腦內狀態中整個房子是草莓公主一人在倫敦的行宮。而基於道義我是當初簽約人之一,和仲介約好交屋的當天我也在約定的時間前往過去曾居住過幾個月的舊家參與房屋歸還事宜。

 

在前往舊居之前E桑就已經連絡過我,且警告(?):「草莓公主真的有夠髒的!前幾天我才去幫她掃廁所!那個浴室真是嚇死人!!!」因此當天我也稍有心理準備,想說之前和草莓公主也有幾面之緣,感覺她是個漂亮且感覺氣質不錯的大小姐,生活環境不乾淨的話應該也不會髒到哪去會不會是E桑太神經質...但是這些內心的os在我按了門鈴大門打開之後再度證明,我又錯了!!!

 

來應門的是一個操著廣東腔的男生,原本腦內狀態中並沒有此人存在的我愣了一下,大腦在「嗯...我是跟E桑約好今天來還房子的,我是之前住在A小姐房間的人...」這些有點語無倫次開場白下快速旋轉且自動判定為「啊!這個人應該是草莓公主的駙馬爺!是來幫忙她搬家的好貼心呀!」

 

在此就稱這位彼岸的同胞為草莓駙馬吧!駙馬熱情的歡迎我進門且頗有歉意的說著不好意思因為把所有東西都搬出來了房子很亂請我自便之類的招呼,我還在自我定義這人是草莓駙馬與否的當下慢慢進入屋內,看到草莓公主搬著家當從房內出來,連忙打了招呼且說名來意,順道告訴她因為E桑睡過頭(媽的)晚點到要我先上樓來坐坐。草莓公主忙不迭的答應之後又踏著款款金蓮步去收拾她的細軟去了,駙馬爺也是忙進忙出。我想說搬家是麻煩的事情我還是不要站在走廊上當路障,就來到我之前的房間也是A小姐已經搬離清空的房間坐著等待睡過頭被驚醒正在趕過來的E桑到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Shin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